• [顶] 天山之下(四)那些驴,那些事

    博格达穿越后的第三天,我参加了一次聚餐。事情是这样的,我们穿越博格达为了进山和出山方便,包了一辆面包车。但是因为出山的时间不确定,所以只给司机付了一半的车费,另一半打算等他来接我们时再付。然而后来的事大家都知道了——我们被笑呵呵和红袖接回了市区,于是我们A的车费就还剩下一半。理论上来讲,我们应该把这部分钱直接给笑呵呵(...

    洛桑辰尧 2022-05-17 0条评论
  • 天山之下(三)博格达峰下的五个勺子

    虽然参加了一次户外活动,但由于经验不足,我还是不知道自己适合参加什么样的活动,所以每次参加活动前都会问一下零。如果他说能,即使活动介绍的凶险万分,我也会义无反顾地报名。如果他说不能,即使活动介绍的闲庭信步,我也会毅然决然地放弃。所以,当零打...

    洛桑辰尧 2022-03-29 0条评论
  • 天山之下(二)第一次户外:飞雪峡谷+日光城

    2014年国庆节,我徒步穿越夏特古道。出山后在阿克苏休整,碰巧幻猫也在温宿县老家休假,我便去拜访。由于见面时机的特殊性,闲聊过程中不免会提起“户外”这个话题。“以前,他是个特别腼腆的人,话特别少。参加户外活动以后,简直跟变了个人一样,开朗了...

    洛桑辰尧 2022-02-28 0条评论
  • 天山之下(一)在新疆,想西藏

    从拉萨回到新疆后,我的心里还一直怀念着拉萨。拉萨的阳光,拉萨的蓝天……,拉萨的一幕幕不断地浮现在我的脑海里。这种怀念的日积月累让我的心事越来越重,并慢慢地转化为对现实的不满。当不满无处释放时,便宣泄给了周围的人或事 。我对乌鲁木齐(是的,是...

    洛桑辰尧 2022-02-23 0条评论
  • 梦里的新疆

    梦了一夜的新疆,梦了一夜的石河子!梦里的一切,早已物是人非。梦里到了一栋高楼,想到楼顶看看风景,里面的楼梯却是断的!我第一次感到什么叫:上天无路,入地无门,想回新疆,遥遥无期!第一天,刚到酒店住下,我便迫不及待地要出去看看。在一个巷子里坐公...

    洛桑辰尧 2021-08-22 0条评论
  • 坠江

    中午车上午睡做的梦。那是一个傍晚,我开着车刚从高速下来、离开匝道、进入市内道路,就跟左前的一辆车发生了擦刮,责任在我。可是,对方却似乎什么都没有发生或没有发现,并没有停下来的意思,而我也就没有停下来。然而,在心里上,我总感觉自己的左大灯好像...

    洛桑辰尧 2021-08-13 0条评论
  • 雨困

    梦到自己被困在了一座山上的一个庙里的一个院子里正中间的一个亭子里,外面的雨很大很大,像瀑布一样奔腾而下,我冻得蜷缩着靠在一根柱子上,想依靠柱子抵挡一些风雨和寒意。然而,我依然冻得瑟瑟发抖。雨过天晴,太阳渐渐出来,空气中也有了一丝暖意。我穿过...

    洛桑辰尧 2021-08-11 0条评论
  • 我梦到了父亲

    晚上梦到了父亲,似乎回到了小时候!小时候的假期,我主要负责在家里做饭。虽然农忙时,我也要去田里干活,但快到饭点儿时,我要先回家做饭,其他人则感觉饭差不多做好了才回来。而田里不太忙时,我就不用去田里干活了,只负责在家里洗衣做饭和照看妹妹。所以...

    洛桑辰尧 2021-07-16 0条评论
  • 父亲的藏戏

    在梦里,我是一个和父亲一路匍匐朝圣去拉萨的藏族。这个父亲是我梦里的父亲,不是现实中的父亲。因为在我印象里,这位梦境里的父亲不管是从模样还是脾气,都与我现实中的父亲完全不一样。梦的开始,我和父亲在一个茶馆里休息喝茶,那种感觉像是拉萨的老光明茶...

    洛桑辰尧 2021-02-21 0条评论
  • 我梦到了许巍

    那是在街边一个非常简陋的售卖咖啡或饮品的小店。小店在一座很高的写字楼的一楼。小店的室外有一块狭窄的空地或者说通道。再往外是栏杆,栏杆有缺口。栏杆的外面是高出空地一个台阶的人行道,人行道的外面就是马路的机动车道了。马路有一定坡度,感觉像是马上...

    洛桑辰尧 2020-11-20 0条评论
  • 从前慢,是怎样的慢

    从前的日色变得慢,车,马,邮件都慢。——木心《从前慢》前言跟朋友聊天,谈到曾经用过的第一部手机。由于生长的年代不同,我们各自使用的第一部手机差异很大。有的是智能机,有的是功能机,有的是小灵通;而功能机和小灵通里,又有彩屏、黑白屏或蓝屏。很快...

    洛桑辰尧 2019-11-21 0条评论